果浆爆珠💧

🚨OVERLORD忠实粉,安慈/莫莫伽痴汉。

🚨只吃all安慈(ღ˘⌣˘ღ)

馗红《恋爱笨蛋》1

◎钟馗雷震子友情向。有雷禅,无脑拉郎警告,可能欧欧西,但求勿喷QwQ,文章标题与本节内容无关!渣文笔万分抱歉!

今天又没成功的向玉子告白。
记——红孩儿第八次的告白失败。

“搞什么啊!!为什么每次到关键时刻总会掉链子……啊——可恶!!”
红孩儿情绪此刻已经接近了崩溃边缘火气有些过重却不自知,烦躁的拎着包却又不知道下一步该继续什么。站在原地呆立了片刻,下意识想到再请求钟馗帮一次忙。而他早已不知不觉的就身处在马路中央,看着周围来来往往的车辆,红孩儿顿时感到了迷茫。
“!???”

行走在另一处街道的钟馗一众,围着钟馗打转的红黄蓝绿四个小幽灵叽叽喳喳讨论着。
“钟馗大人今天也是非常完美的完成了工作!”
“大人果然最厉害了!红孩儿被欺负的团团转呢!”
“小红小黄!别说了!”蓝色魂团急的连忙想要捂住小黄的嘴,奈何它自己都不是活物,所以根本没有起到任何作用。
“诶,为什么……”小绿还想要接着发言,依旧被小蓝制止了。
“……钟,钟馗大人……”小蓝已经怂到想要立刻消失在钟馗面前的境地。

钟馗佯装生气地叹了一口气“你们,是不想要工资了…”
“大人我们错了QAQ!钟馗大人请吃糖…!”
“嗯。”钟馗淡然含着糖果想着下次应对红孩儿的恋爱措施。

“馗馗——你在这儿啊!可让吾好找!”雷震子抱着雷雷鸟一路狂奔朝钟馗跑去。
“怎么了?”
钟馗本来沉浸在思绪里,看到发小出现被突然打断思绪也没有多说,提出了疑问。

“……吾,吾需要汝的帮助。”
上气不接下气的雷震子用迅速抛开雷雷鸟的双手搭在了钟馗双肩上,一脸严肃的请求道。
“吾有喜欢的人了!请求汝帮忙,让吾攻略他!”
红黄蓝绿:……!
钟馗:“好。”
红黄蓝绿:钟馗大人果然从捉鬼师转职成为了恋爱专家啊…
雷雷鸟:咕
*
翌日,清晨[8:00]整。

非人学园,猫岛竞技场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开启了。
“诶,我说三藏啊,为什么约红孩儿来这里啊。”
“我觉得这地儿也不怎么样嘛,诶,我说……”
禅杖左顾右盼地环视了周围的风景,嘀嘀咕咕半天也没有问出个所以然。
“好吵。”
一旁的金禅无奈伸手作出制止行动,让自家禅杖闭嘴。
“好嘛,听小金禅你的就是了。”
此刻仿佛失去了乐趣的禅杖,焉不拉几的挂在离金禅身后不远的球杆上,晃晃悠悠着。

“哟,金禅!”不远处红孩儿举着手中的提包,大声招呼。
紧随其后的钟馗不紧不慢的说了句“早。”
“金…金禅!吾今天郑重的向汝道个早安!”
雷震子自认为自己的坚定已经打动了眼前的人,这是近一步成功的开始!

禅杖:这家伙又开始脑补了……

金禅:嗯

*

“喂,这地方貌似有点不对劲啊…”

“有吗?挺正常的啊,钟馗大人就很喜欢来这呢!”

“正常是正常!!可为什么来了鬼屋啊??卧槽,有鬼啊啊啊啊啊啊!”

“钟馗大人!时机到了!”
鬼屋内四周漆黑一片,除了幽火散发的暗光摇曳。
红孩儿和钟馗四人人处在鬼屋唿的有些神志不清后打算和那些吓人的东西拼命,手中一把火还没烧起来,猛的被身后的钟馗贸然伸出的双手抱住了腰,整个人打个转后,当着众多不人不鬼的面前就被拦腰抱起。
【讨厌啦,死鬼。】
脑海瞬间飘过这么一个想法后,红孩儿觉得他有什么东西在脑内崩塌了。

金禅:……

雷震子:……吾会加油的!

幽灵们:钟馗大人赛高!!

     今天也是很愉快的一天呢。

——tbc——

看情况继续写,每次写不完让我自尽算了(…)而且写着写着就混乱了我jidjsnsn
还有雷禅为个人喜好雷了真的抱歉啊!!

终于买了金蝉,可我不太会玩…哭泣,但他的语音真的又苏又可爱。要被圈粉了

嘴角疯狂上扬。

《蠢与烦》银金
◎短打练手QAQ,欧欧西注意

金角从小便很淘气。

而银角,他过于沉默。

兄弟俩无论做事还是对应的方法都永远不同,却胜似一体。

银角过于认真的时候,就需要金角的帮忙,好替他打破这种无趣的生活。
银角想,他看不透他的双胞胎哥哥。靠着直觉去做事的他,总是能让他感到新鲜,对这一切,都是。

“除了阿金委托,其余的我不接。”
真冷酷的家伙,不识趣……嘀嘀咕咕的吵死,魑魅已经对这位油盐不进的家伙给气死了。

银角对所有无所谓的态度,也只会因为金角的出现而改变态度。

“阿金,你又动我玉净水。”
“呸呸呸,原来这么难喝,我可是在替你试试味道…不对,阿银你怎么会喝的下这玩意儿的!”

开始唠叨一堆的金角理直气壮的让银角哭笑不得,所幸,他自己早就面无表情,自然习以为常。

金角此刻数起指头,数落一大堆东西,尤其是他弟弟阿银手中握着的东西,玉净水更甚。——这东西他最不满了。
“真不知道有什么好喝的…”发表意见的金角哥哥试图劝阻银角弟弟继续‘自残’行为。
银角敷衍点了几下头颅,便没有再出声。金角以为自己终于说动了他,欣慰的拍了拍肩。
“果然,最喜欢你了,阿银。”
银角:“……”烦,我怎么会喜欢一个比我蠢的人。还是我哥。
银角右手覆在了心房的位置,那里是一颗狂跳的心脏。耳背有些炽热,温度也有些不正常了。

我喜欢的人。
……只有你。

银金《喜欢你这件事》2

注意事项:傻白甜,人物极有可能ooc,本人寻找文笔:-(中,私设会比较多(大概)请见谅。

◆◆◆

“喂,阿银……你怎么啦”

金角在这一小会儿的时间里,胡思乱想了很多,无数的可能与不可靠指数,最终只得出一个答案,那就是——关于他本人了。别问他为什么知道,也许这就是所谓亲兄弟的默契吧。

可说到底,金角还是没有弄明白银角到底为什么生闷气都总不和他说的,是因为自己太幼稚了?

不不不,阿银才不会嫌自己有时候是有点幼稚的举动。

于是——一定是阿银没有人和他打一架!所以他才心情不好!

但这种事怎么能让他人来代劳呢,妥妥的应该是由自己来完成这个使命。

银角一旁微妙的观看了名为金角心里历程的整个过程,早已看破一切却也不说破。你脸上的表情已经透露了一切,阿金,你什么时候能有点长进。

“阿银,来打一架吧!”

“好”

刚才明明是盛夏初晴的天气,意外的,学园内却下起了少数不多的大雨。

淅淅沥沥的雨点敲打在不远处新冒的小草叶上,嫰芽被洗净后透出鲜艳的绿色,一切都是如此活力与宁静。

撑伞打起了看看植物好坏旗号的多闻,哼着任谁都无法听懂的曲调,抬脚踏在地面上的水洼,溅起些水滴朝四处散去泛起涟漪。

仰头对正在半空布雨的雨师,眨了眨眼。

“嘻嘻,这次…能帮到一点也不错。”

打的火热的兄弟二人被突如其来的一场雨淋了个静心冷情。

此时全身湿透的金角闷闷不乐,原因无他,是因为他此刻俨然成为了一个落汤鸡,还是很落魄的那种。额头被湿哒哒的红色刘海粘住遮挡住部分视线让金角有些不适。而雨水趁他不在意的情况下渗入了眼皮,一时间刺激到难以睁眼。

“…阿银,我看不见你!”

“阿银!……我眼睛疼……呜” 显然这次并不是装出来的哭腔,干?架前虽然规定了不能互相搭理,金角却异常靠着野兽的直觉把握了必胜的诀窍,听起来可能会有点无耻,但是金角表示那个方法真的很有用!

示范一

“阿银!我,我腿折了!!”

“阿金…?你能不能注意自己一点!”

银角靠近途中被金角先行碰到了七星剑。

“我赢了!阿银!”

金角咧嘴笑的正开心,就被自家双胞胎兄弟赏了个爆炒栗子。

“……”

“嘶,疼!!阿银你真的超凶的!”

银角默默叹了口气。

示范二

“嘿,阿银,如果你赢了我我可以答应你一个要求,我绝对会办到的!”

银角本该稳健的身形听到这句话后踉跄了一下。似乎还有些无法确信金角此刻发言的真实

性,略微呆滞的望了望眼前并无心虚亦或是这只是玩笑话神情的金角后回神视线紧盯着眼前之人,好似要将他吞吃入腹一般。

“你说的。”

“阿…当然…是真的…”

金角开始结巴了,因为银角他的神色太过于严肃认真了,让他一瞬间以为自己刚才是许诺下的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金角哈哈几声,一定要维持住自己的气势,可不能输给阿银。

“开始了。”

……这次的结果也算金角勉强的胜利。

“下次再这样,就不理你了。”

“我错了嘛,阿银,别生气…!”

银角表示要不是看这位笨蛋哥哥“可怜”,好心放他一马,他才不会赢呢。

◆◆◆

对于已经百尝不变的小把戏,金角对于银角来说,是比七星剑还要重要的珍宝。银角是这样认为的。

金角如果真的受伤了,银角不会想,也不敢想。

变强,是保护自己所爱之人的途径。只有强大,才能成为他一人唯一的依靠。

玉净水的作用永远是最大的,苦涩的滋味总能让他铭记自己心中的信念与不可言说的爱恋。

虽然每次金角都会嫌弃玉净水难喝,但银角依旧会喝着它,从不离身。

【我对阿金你不能说出来的喜欢,味道会比玉净水更难以下咽吗?】

【当然不会,因为这才是暗恋啊。】

——待——
第一篇只能当做随便看看因为写的真的很乱qwq

睡前继续吸会儿金角,晚安!!

笑死了,金角太可爱了,而且竟然比雷震子还矮是什么操作!我的银角没凑到呜呜呜呜呜呜呜

银金《喜欢你这件事》


注意:文笔极差,ooc抱歉!!

『1』

不久之前,非人学园里不允许早恋已经是人尽皆知的事。可对于不曾平凡的他们?谁又会在意这些呢,所谓“不知者无罪”校长也早已不在管束那些学员们,学成功了,做大事,那没问题,好好干,还会有丰厚的奖励给你。
“诶,听说了吗,学园有人早恋……”
“哇靠,谁这么大胆,竟然违抗了校长的命令。”
“可不止这么简单,还是一个优等生追劣等生的故事呢…我听说……”
但,这事可真说不清。喜欢对于某些人来说太过复杂了,倒也不乏那些精力旺盛的家伙去一个接一个的冒险,什么是喜欢?什么是爱?
搞不懂,也——真难懂。

『2』

“阿银——”
金角此刻无聊的抱着紫金葫芦的手有事没事的一搭一搭着,因长时间靠着葫芦而有些微红的脸颊一侧不由得伸手揉上了那么几下后,对着无动于衷的银角嚷嚷道。
“你也太没意思了!”

“哼…”
虽然是这么应了,但银角还是放下了手中的瓶子,沉着张脸给面前犯傻的金角伤口上呼了口气后便撒手不管了要赶着人离开。且还没有看到此刻已经耳根通红的金角便已经转移了视线。
“你可以走了。”
嘴里还未褪尽玉净水苦涩的味道,刺激着他残留的理智。指尖还有些仅剩的温度,是来自阿金他的。但阿金这家伙,什么都不知道……
罢了。

与往常一样,不也挺好么。
只是兄弟而已。银角这么告诫自己。再没有任何挽留,目送了金角离开后他也收了继续停留在这的意思,不慌不忙的离开了。
而离开不久后的金角回想起被他的亲兄弟银角突如其来的动作,弄的有些无措,所幸没有被那个冷静到死的阿银看到,金角是这么庆幸的。
你在懦弱了,金角,这可不行啊!
身为男子汉就该勇敢的前进!嗯!这次输给了银角是我大意了,下次一定一并还给他!!

这次仅仅因为受伤而相聚在一起,下一次,又会因为什么呢?

『3』

“阿银,我觉得我恋爱了!”
正值盛夏的季节,炽热的阳光照射下,本该烦躁的季节,现在却让人冷的有些不可思议,银角心中自嘲道。
“…那个人,是谁?”
“阿,什么?”
“没什么…看阿金你这么傻,会被骗的团团转吧。”
“阿银,你!!”
银角一直很认真地注视着眼前的金角,听着他胡闹,嬉戏,玩闹的想法,虽然每次对他的想法都表示否定,但还是按着他的心思去做了,一切都是以他开心。
【这个傻子。】
可现在的局面却都是阿金的错,自己已经因为他而烦到无法做到冷静的思考,银角每时每刻都被这种不能言说的心意困扰着,不公平,可这又能怎样。都只是他一厢情愿而已。
如果没有喜欢上阿金该多好……
“喂,阿银……你怎么啦”金角正打算着如何扳回一局的方法却见银角突然沉默,便莫名的有些担心起来。
——待——

写的太崩真的见谅!!!qqq

非常感谢森菊的印象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