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水西瓜哩

🔪月光光心慌慌💙迈克尔无脑吹🔪

🚨OVERLORD忠实粉,安慈/莫莫伽痴汉。
🚨只吃all安慈(ღ˘⌣˘ღ)

猫和老鼠/🐭🐱杰汤不腻!吃拉郎cp魔术师鼠x杰瑞表哥💓

不接受ky,励志变成大触手(各种意义上的)

银金《喜欢你这件事》2

注意事项:傻白甜,人物极有可能ooc,本人寻找文笔:-(中,私设会比较多(大概)请见谅。

◆◆◆

“喂,阿银……你怎么啦”

金角在这一小会儿的时间里,胡思乱想了很多,无数的可能与不可靠指数,最终只得出一个答案,那就是——关于他本人了。别问他为什么知道,也许这就是所谓亲兄弟的默契吧。

可说到底,金角还是没有弄明白银角到底为什么生闷气都总不和他说的,是因为自己太幼稚了?

不不不,阿银才不会嫌自己有时候是有点幼稚的举动。

于是——一定是阿银没有人和他打一架!所以他才心情不好!

但这种事怎么能让他人来代劳呢,妥妥的应该是由自己来完成这个使命。

银角一旁微妙的观看了名为金角心里历程的整个过程,早已看破一切却也不说破。你脸上的表情已经透露了一切,阿金,你什么时候能有点长进。

“阿银,来打一架吧!”

“好”

刚才明明是盛夏初晴的天气,意外的,学园内却下起了少数不多的大雨。

淅淅沥沥的雨点敲打在不远处新冒的小草叶上,嫰芽被洗净后透出鲜艳的绿色,一切都是如此活力与宁静。

撑伞打起了看看植物好坏旗号的多闻,哼着任谁都无法听懂的曲调,抬脚踏在地面上的水洼,溅起些水滴朝四处散去泛起涟漪。

仰头对正在半空布雨的雨师,眨了眨眼。

“嘻嘻,这次…能帮到一点也不错。”

打的火热的兄弟二人被突如其来的一场雨淋了个静心冷情。

此时全身湿透的金角闷闷不乐,原因无他,是因为他此刻俨然成为了一个落汤鸡,还是很落魄的那种。额头被湿哒哒的红色刘海粘住遮挡住部分视线让金角有些不适。而雨水趁他不在意的情况下渗入了眼皮,一时间刺激到难以睁眼。

“…阿银,我看不见你!”

“阿银!……我眼睛疼……呜” 显然这次并不是装出来的哭腔,干?架前虽然规定了不能互相搭理,金角却异常靠着野兽的直觉把握了必胜的诀窍,听起来可能会有点无耻,但是金角表示那个方法真的很有用!

示范一

“阿银!我,我腿折了!!”

“阿金…?你能不能注意自己一点!”

银角靠近途中被金角先行碰到了七星剑。

“我赢了!阿银!”

金角咧嘴笑的正开心,就被自家双胞胎兄弟赏了个爆炒栗子。

“……”

“嘶,疼!!阿银你真的超凶的!”

银角默默叹了口气。

示范二

“嘿,阿银,如果你赢了我我可以答应你一个要求,我绝对会办到的!”

银角本该稳健的身形听到这句话后踉跄了一下。似乎还有些无法确信金角此刻发言的真实

性,略微呆滞的望了望眼前并无心虚亦或是这只是玩笑话神情的金角后回神视线紧盯着眼前之人,好似要将他吞吃入腹一般。

“你说的。”

“阿…当然…是真的…”

金角开始结巴了,因为银角他的神色太过于严肃认真了,让他一瞬间以为自己刚才是许诺下的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金角哈哈几声,一定要维持住自己的气势,可不能输给阿银。

“开始了。”

……这次的结果也算金角勉强的胜利。

“下次再这样,就不理你了。”

“我错了嘛,阿银,别生气…!”

银角表示要不是看这位笨蛋哥哥“可怜”,好心放他一马,他才不会赢呢。

◆◆◆

对于已经百尝不变的小把戏,金角对于银角来说,是比七星剑还要重要的珍宝。银角是这样认为的。

金角如果真的受伤了,银角不会想,也不敢想。

变强,是保护自己所爱之人的途径。只有强大,才能成为他一人唯一的依靠。

玉净水的作用永远是最大的,苦涩的滋味总能让他铭记自己心中的信念与不可言说的爱恋。

虽然每次金角都会嫌弃玉净水难喝,但银角依旧会喝着它,从不离身。

【我对阿金你不能说出来的喜欢,味道会比玉净水更难以下咽吗?】

【当然不会,因为这才是暗恋啊。】

——待——
第一篇只能当做随便看看因为写的真的很乱qwq

评论(2)
热度(38)

© 汽水西瓜哩 | Powered by LOFTER